亿润领投“跑哪儿”Pre-A轮丨他64岁一年竟跑20场马拉松

2017年1月11日,跑哪儿科技联合创始人田同生先生对外宣布,“跑哪儿”项目已于2017年1月签订Pre-A轮融资协议,投资方为亿润投资、优客工场。本轮融资过后,跑哪儿将继续深入海内外体育旅游赛事服务、举办赛事、完善SaaS系统等,并将打造体育旅游小镇。

\
 “跑哪儿”联合创始人田同生
 
“跑哪儿”项目曾在去年3月完成500万元天使轮融资。两次融资关键指标对比:
\
现在,用于服务体育旅游赛事的SaaS系统只上线了部分功能,已服务20多场赛事。全部功能将于今年2月正式上线。截至目前,“跑哪儿”已组织160多场海外马拉松赛事,服务3万~5万跑友。

\
注:田同生承诺文中数据无误,为其真实性负责,笔者所在平台已备份录音速记,为内容客观性背书。
 
 
在马拉松中加入旅游元素  
 
济州岛,倾盆大雨。田老师穿上压缩长裤、风衣,套上长雨衣,带着7岁的小女儿准备出门跑马拉松。
 
大巴开到海边公路的体育场缓缓停下,但雨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。田心想:这么大的雨跑不了吧。
 
但组委会用一声枪响驳回了他心底的想法。雨点敲打着雨衣,镜片蒙上一层水雾,他什么也看不清,只记得灰蒙蒙的海天一色。
 
他带女儿跑的是10公里。“她大概跑了8.5公里,走了1.5公里。”完成时,两人的衣服都湿透了。
 
\
图一排从左至右:跑哪儿联合创始人常春,优客工场创始人毛大庆,亿润投资集团高级合伙人、副总裁刘清华,跑哪儿联合创始人田同生
 
时光倒流到去年5月17日,此次同跑的有70人,其中主角为优客工场创始人毛大庆。济州岛之跑是毛大庆人生的第40个马拉松。
 
“一般情况下,你跑就跑吧。”但田觉得作为一个马拉松赛事服务平台,“跑哪儿”已有一定影响力。一个月前,他首次接受铅笔道采访时,平台已成交了9000多单。
 
田想:我们可不可以做一个活动,在单纯的马拉松中加入旅游元素?于是,名为“40马40人”的创意活动诞生了,即招募40位跑友一起见证毛大庆的第40场马拉松。
 
最终,团队招募到来自全国各地的70名跑友。他们或是曾经与毛有过交集,或是慕名而来想要见证这历史性的一刻。
 
谁料,当那一天真的来临时,天公不作美。“跑得好痛苦。”
 
但似乎痛并快乐着。“从过往的跑马拉松变成了亲子跑、情侣跑、家庭跑,旅游性质愈加明显。”
 
结束后,团队组织了一场酒会,让每个人讲讲自己跟毛大庆的故事。第二天,天一放晴,大家便开始吃吃吃、逛逛逛、买买买。
 
而这些事情远远超越了跑步。这次初体验让田意识到,跑友需要的不仅仅是马拉松,还有更多好玩的旅游内容。
 
与政府合作举办赛事  
 
济州岛归来,田着手重新设计和包装产品,希望将旅游内容揉进马拉松。比如硅谷马拉松中加入了游学元素,跑友可以与领英等公司交流学习。
 
再以夏威夷马拉松为例,跑友可以选择去跳伞、冲浪、享受阳光沙滩等。“他们每天50倍的防晒霜涂在身上,穿个小裤衩子,半夜回来一早出去。”
 
\
田老师与跑友们在夏威夷
 
而此时,与政府合作举办赛事的工作也在慢慢进行。
 
那次,田在丽江给一家央企(也是他的客户)演讲,台下企业领导端坐。谈及丽江,他有感而发:“丽江要转型成一个体育旅游度假目的地……”
 
当时的丽江都是文旅。田问道:“你把马拉松的内容放进去了吗?”由于丽江的海拔约为2400米,领导一口回绝田的提议:“这里不是北京,怎么跑,海拔太高了!”
 
有些事情不试不知道,田决定拉着他们练练:“这么着吧,明天早上6点,我在酒店门口等你们,带你们跑。” 听着领导们拒绝的话语,田说:“如果跑不了,你们走也行。”最终,领导们妥协。
 
第二天一早,他们却穿着皮鞋前来。“他以为过来跟我握下手,然后我跑就行了。”但田才不会放他们走,最后几人连走带跑完成了5公里。而后,领导们的想法改观,也觉得没想象的那么难。
 
第三天,田老师又自己跑了10公里。“我用事实证明没跑死,后来他们也开始跑步了。”
 
又是该企业大会,田再次前来发言。这次,丽江大雨,由于酒店没有会场,现场搭起了棚子。
 
与上次不同的是,台下坐着的还有市长、市委书记、旅游局局长等。话题围绕体育旅游展开,田老师侃侃而谈。“一年会有3200万游客到访丽江,但丽江却没有马拉松。”
 
市领导正有意通过体育旅游推动丽江的转型。“一下子就打动了他们。”
 
于是,“跑哪儿”与当地政府、旅游局达成合作,举办丽江马拉松。“让丽江从过往的艳遇之都变成一个体育旅游度假目的地。”
 
去年6月,丽江雪山半程马拉松拉开帷幕。2000多位跑友在海拔2400米的高原之上,沿着一路美景,奔向巍峨的玉龙雪山。“这也是中国第一个高海拔的半程马拉松。”
 
\
开化马拉松留影
 
首战告捷后,“跑哪儿”转身遇见了浙江开化。去年10月,“跑哪儿”在开化进行了第二次尝试。
 
开发SaaS系统  
 
但田老师发现办赛着实是一件难事。政府需要找到办赛机构却无处可寻,机构想找到办赛机会亦无处可寻。
 
而办比赛又涉及方方面面的行业,比如策划、报道、救护等。“我们办的时候很困难,我们也找不到,别人更找不到。”
 
如此,他琢磨着如何让更多的人办赛。此外,田发现政府或机构办赛频次低,所以自主开发系统过于麻烦。
 
于是,田决定开发SaaS系统,一方面,为B端企业提供报名、支付、成绩查询等基本服务,另一方面,将参赛经验系统化,让企业分享给用户。此外,系统还收录了不少供应商资源,供企业选择。
 
但业务发展至此,关于未来方向,田依旧很困惑。这种困惑来源于资本的不理解。“他们看不懂,觉得好像不是个大生意。”
 
田就像待在雾霾里的人期望着晴天,但晴天迟迟不来。他担心,如果拿不到投资,如果把之前的融资花光,公司死掉了怎么办?
 
11月底,田老师和毛大庆在福建南靖土楼再次开跑。滂沱大雨,外冷内热,毛就脱掉雨衣缠在手上,保护手机。慢慢地,他们跑进了山里,脚上沾满了泥。慢慢地,他们路过河流,从河水里趟过去。
 
\
福建南靖土楼丨雨中开跑的田老师与毛大庆
 
雨水像刀子一样打在脸上,田有点不想跑了。但两人谁也没开口,低着头沮丧着脸。此时,新一轮融资还未敲定,国家政策还不明确,正在合作的业务也没谈下来,田的心里就像天气一样阴冷。
 
全程42公里,两人跑了6个多小时。“在雨里、水里、泥里,没吃没喝。”
 
后来,田把这次马拉松称为淬火马拉松。“铁烧红了放在水里淬一下,就比以前更坚强了。”12月22日,《关于大力发展体育旅游指导意见》的出台让田觉得终于有了名分。在他看来,得到了政策支持,“跑哪儿”即将被理解,前景也很好。“阳光来了。”
 
今年1月6日,“跑哪儿”获得Pre-A轮融资,投资方为亿润投资、优客工场。
 
现在,SaaS系统只上线了部分功能,并将于今年2月全面上线。截至目前,“跑哪儿”已组织160多场海外马拉松赛事,服务3万~5万跑友。而去年一年,60多岁的田老师跑了共20场马拉松。
 
下一步,除了完善系统及举办赛事外,田老师打算打造特色体育旅游小镇。

记者邱晓雅